监测pm2.5并适时发布监测结果

2020-05-26 15:52

重环保升官概率为负数

有研究表明,如果市委书记和市长任期内的gdp增速比上一任提高0.3%的话,升职概率将高于8%。

河南加快实施排污权有偿使用

今年被“限批”

在日前举行的河南省社会各界关注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座谈会上,很多代表都提到根源:唯gdp政绩评价模式。

“gdp决定干部的帽子和前途,都说环保实行一票否决制,可没有见哪名政府主政者因为环保不力被摘帽子。”一位省人大代表在会上说。

教训惨痛,时任副省长陈雪枫对此表示,凡是污染减排目标不能完成的地方,将按照有关规定,取消当地政府及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当年一切评先、评优资格;对未完成目标任务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要对企业主要负责人进行年薪挂钩处理,并给予相应纪律处分;未完成污染减排目标任务的省辖市、扩权县,如在限期内仍然整改不到位的,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一年内不得提拔使用。

据一项研究,如果市委书记和市长任期内的gdp增速比上一任提高0.3%的话,升职概率将高于8%;如果任期内长期把钱花在民生和环保方面,那么他升官的概率是负值。

行动

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戚建庄说,改善生态环境,首先要彻底改变gdp政绩评价模式。

而河南省副省长张维宁在“嵩山论坛”启幕时曾透露,河南正加快制定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办法、市县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评价办法、产业聚集区考核评价办法,把能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其中。

谁也没想到,环保部这次动了真格,今年5月,濮阳市被环保部通报实行“限批”,其新增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的建设项目环评被暂停审批。这意味着,濮阳市一批刚上马的涉及排污水的企业,都被迫暂停环评审批手续。

生态文明建设涉及多部门

探因

尤其是濮范台扶贫开发综合试验区因“限批”,试验区内的很多项目不得不停了下来。台前县涉及20多家企业的环评停了,其中最大的项目投资30亿元;范县有一个投资13亿元的石油化工类项目,也因“限批”而无法进入环评。

去年没完成“军令状”

省环保厅厅长张庆义表示,年底前,所有省辖市、省直管试点县(市)全部实施环境空气质量新标准,监测pm2.5并适时发布监测结果,淘汰或改造省辖市建成区天然气和供热管网覆盖范围内所有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组织开展大气专项执法检查活动,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气灰霾污染问题。

污染由“谁治理”变“谁付费”

政绩评价唯gdp

现状

“现在期待的是如何落实的问题。”他说。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则明确,中央将在这种增长导向上“纠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周宏春接受河南商报专访时表示,这彰显了中央的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决心。

为什么三令五申,教训就在眼前,部分省辖市减排项目还进展缓慢。

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别涛也认为,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一项重大发展战略,对于其具体目标、实施方案、保障条件、监督考核机制等基本内容,基层的领导干部还不甚了解,甚至充满迷惘,亟待通过顶层设计予以指导。因而,中央国家机构应当加快研究出台相关指导性、实施性文件。

而明年起开始实施的《河南减少污染物排放条例》,正是按照“谁污染谁负担、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

今年,全省列入减排目标责任书的项目共237个,但据河南省环保厅通报,截至三季度,已建成投运的有118个,只有近一半的比例;还有111个项目在建(8个因企业停产转产关闭等原因不再实施)。省辖市建成投运率由高到低依次为:商丘为100%,焦作为90.3%,许昌为75%,信阳、新乡在六成以上,三门峡、济源在一半以上,郑州、安阳、南阳、洛阳在四成以上,平顶山、周口在三成以上,开封、濮阳在两成以上,驻马店、鹤壁在一成以上,漯河(1家企业)尚未建成投运。

统筹协调期待改革体现

周宏春提出,生态系统建设是否需要一个协调小组,值得探讨。

此次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特别明确: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

他说,经过未来科学、有序、合理谋划和不断完善,各项体制改革要在相关领域里迈上成熟的制度轨道,这也意味着,未来的中国在经济发展和政府施政上将更趋制度化,而“拍脑袋下决定”、“家长之言”等行政陋习也将逐步受到约束,并退出历史舞台。

日前,河南省环保厅召开会议,传达学习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我省将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近期要加快推动实施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管理办法,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试点工作,制定实施市县和产业集聚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考核办法实施细则、环境保护责任追究办法、企业环境信用评价办法。

年底前所有省辖市开测pm2.5

值得注意的是,“谁污染谁治理”在《决定》中被调整为“谁污染谁付费”。对此,周宏春说,原来的管理大都针对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强调的是有计划、有步骤,循序渐进,便于管理;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高污染企业不仅仅是计划经济,很多事情不是按计划来,而是按照市场规律、市场机制来办事。

变革

“这的确彰显了政治决心。”11月20日,周宏春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减排项目,一半没完工

对于《决定》中关于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安排,周宏春总结了其他五个方面:明确了环保纳入政府职责范围;财税政策源头控制;资源价格改革;环境成本、生态补偿和强调排污者付费;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

“环保实行一票否决制,却没见哪名政府主政者,因为环保不力被免职。”有省人大代表说。

去年,环保部与河南省政府签署了《“十二五”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目标责任书》。根据这一责任书的要求,濮阳市要在2012年底前建成4家污水处理厂。然而,到去年年底,4家都没有完成。

建言

中央为增长导向“纠偏”基层期待文件尽快出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周宏春曾多次表示,若无政治决心,环保难以推进。

“2005年之前,中央设有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后来取消了,这等于环境协调方面在中央层面来看是削弱了。”周宏春说,生态建设如何落实到具体工作中,环保部出台了一些办法,地方也有一些行动,但实际上生态环境保护涉及面非常广,包括生态系统保护、生态维持、气候变化、循环经济等多方面多层次,不仅涉及环保部门,还涉及发展改革、林业等多部门,如何统筹协调这些,需要未来的改革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