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改革以来

2020-03-03 05:11

其中,民营企业家普遍认为政府在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简政放权力度大,各企业得到了实惠。个体工商户都认为工商制度改革以来,工商部门对简政放权情况落实最快,特别是放宽市场进入条件、实施“先照后证”等制度改革后,总体感觉快捷、高效、便民。大学生代表认为政府简政放权后,让大学生们迸发了创新和创业的活力,现在减少了审批项目、简化办事手续后,有了闯一闯、试一试的激情。

记者:省工商局取消和调整的行政审批事项,直接影响着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和市场活力,2014年取消前置审批后,新登记注册企业有多少,增幅是多少?改革后对中小微企业发展的作用是否显现?

王定邦:一项行政审批事项的落地,前前后后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也没闲着。根据国家工商总局改革进程的安排,我们在改革初期就开始了全省企业登记前置审批事项的梳理工作,整理出需要取消和调整的12项前置审批事项报给省工商登记制度改革领导小组。随后的工作就细化了,首先要报给省编办再对照梳理,往返两次,等各事项都成熟了,还要请专家论证,这些行政审批事项是否适应青海本地,最后要经过政府常务会通过,以政府令的形式颁布。这中间,工商局还要制定相关的细则,如简政放权后的问责机制、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后如何做好监管等配套制度。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继续开展清理工作,全面创新审批方式,着力提升简政放权的质量,同步推进相关配套改革,加快建设行政审批长效机制。尤其是提升简政放权质量方面,在放权内容上,从无的放矢向注重实际的针对性放权转变;在放权数量上,从面广量大的数量为主向实在管用、含金量较高的质量为主转变。

记者:权力放下去了,进入市场的门槛降低了,那么管理质量和效率如何保证?

王定邦:自登记制度改革以来,全省新登记各类市场主体46549个、注册资本723.6亿元,同比增长17.9%和75.24%,其中,企业10193家、注册资本649.14亿元,同比增长107.17%、83.07%。可以看出,简政放权后,市场准入门槛降低,群众创业的热情高了,也同时为我省市场注入了活力。其中,高校毕业生选择创业这条道路的多了。同时,也大大增加了群众的就业机会。据统计,青海省2014年新登记注册的企业共吸纳从业人员7.6万人,同比增长19.3%,配合省工商局开展的“我为企业寻人才、我为人才找岗位”主题活动,使大量的高校毕业生成功就业,有效缓解了当地的就业压力。

省编办:是的。省委、省政府对这项工作高度重视,2014年初,我省确定了在2015年提前完成本届政府行政审批事项减少三分之一以上的目标。随后,我省在以往七轮清理的基础上,对应国务院取消下放调整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对省级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又进行了两次清理,共承接国务院下放的事项65项,取消下放、优化调整324项,其中取消下放214项,减少幅度36%,提前完成了既定目标任务。

记者:一年两次清理、取消下放二百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对于政府各部门来说最难的是什么?

省编办:2014年两次清理后,我们对省级保留的审批事项,都形成汇总清单向人民群众公示。2014年下半年,我们对落实情况安排了一次全面检查评估,从评估情况看,公众关注度较高,总体评价也比较积极,问卷调查中有80%以上的人认为简政放权力度大,政府行政更加公开透明,公众办事更加方便。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看,83.3%的人认为行政审批事项取消、下放和调整后,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发展。

2014年行政审批事项减少36%记者:2014年我省取消下放了多少项行政审批事项,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以来力度最大的一年吗?

实施改革以来,青海省的新登记企业中,没有出现注册资本畸高或“零资本”“极低资本”现象。而随着企业信息公示和年报公示制度的开展实施,企业的经营者们也认识到了诚信经营、合法经营的必要性,公开企业信用信息的方式不仅没有遇到企业经营者的反对,还获得了绝大部分企业的认同和支持。

记者:取消下放或优化调整一项行政审批制度,对一个部门来说要费多少工夫?

省编办:为了防止行政审批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我省各部门紧紧围绕政府职能转变,牢牢把握“放”和“管”,强化行政审批事项的后续监管,规范管理措施。如省发展改革委、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对下放到市州的项目进行专业培训,将年度检查改为不打招呼,直奔现场,随时抽查的管理方式,并将企业资质管理改为日常监管;省工商局取消“企业年度检验”和“个体工商户验照”后,采取信用公示系统和年度报告抽查工作等方式管理,将以往静态审查监管转变为动态监管方式。

记者:我省行政审批事项取消下放后,如何防止行政审批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

记者:政府下大力气实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群众对政府简政放权是否满意?

省编办:衡量“简政放权”的实效,不能仅看取消了多少权力、下放了多少权力,还要看政府各部门的职能角色是否转变,最重要的是让人民满意,这也是我们改革的最终目标。大量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后,政府管理需要从事前审批更多转为事中事后监管,实行“宽进严管”,这种管理方式上的转变,对各部门来说都是新的考验和挑战。事前审批是别人找上门,事中事后监管则是自己要下去,到现场了解情况,实施监管,而很多部门在行政审批方面轻车熟路,但在市场监管方面经验不足,可见要求更高了,责任也更重了。

王定邦:我们坚持“宽进”与“严管”相结合,积极建立与改革相适应的市场监管制度,市场监管体系建设迈出新步伐。搭建完成市场主体信息公示过渡平台,实现了市场主体登记备案信息、企业年报信息和工商监管信息公示和查询功能,并启动了年检改年报工作;落实企业信息公示、经营异常名录、严重违法企业名单以及企业信用信息抽查等制度,信息公示、信息共享、信息约束的市场主体信用监管机制有效推进。2014年对31639家企业进行了信用分类,分类率达100%,3505家被吊销企业全部录入黑名单,16189个市场主体进行了2013年度的年报和信息公示。